马德兴:警惕视频裁判喧宾夺主 别借VAR推卸责任

03-12 06:48
马德兴《体坛周报》副总编辑、著名足球记者

《体坛周报》记者马德兴报道

多年来,裁判是中超联赛争议的焦点。2018中超两轮战罢,裁判的争议少了,不得不说,今年中国足协引进VAR(视频助理裁判)技术,确实是起到了一定的效果。但是,为了避免引发更多的争议、减少主裁判承担的责任,动辄即借助VAR技术,已经严重偏离了引进VAR技术的本意,甚至影响了中超联赛的观赏性。这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更应引起中国足协的注意。

一进球就求助VAR?

在中超联赛第二轮贵州恒丰队与河北华夏幸福队的比赛中,令人费解的情况就不断出现:全场比赛总共5个进球,身为主裁判的黑小虎居然三个进球要求助于VAR技术,加上角旗杆断裂,整场比赛补时长达9分钟,场上比赛时间超过110分钟。在晚上的焦点大战江苏苏宁队与北京国安队的比赛中,主裁判石祯禄也是在4个进球中两次求助于VAR技术。此前一天,广州富力队主场2比0击败大连一方队的比赛中,对于雷鸟的进球,也是启用了视频裁判。在第一轮比赛中,最长补时同样达到了8分钟。

就以贵州恒丰与华夏的比赛为例,本来进球都已经是既成事实了,裁判或者助理裁判也已经作出了判罚,但因为失球一方存异议,主裁判为了减少争议,马上求助于VAR技术,这显然是违背引进视频裁判本意的。尤其是,像拉维奇的进球是不是越位,助理裁判应该很容易作出判断,但缘何不敢去作出判罚?同样的情况,此轮富力与一方的比赛中,助理裁判已经作出了判罚、认为不越位,主裁判也已经判进球有效。但是,视频裁判却提醒主裁判:雷鸟在进球之前已经越位,随后,主裁判马上又进行改判,并要求视频回放,最终改判。这同样是本末倒置。在主裁判没有主动提出求助于视频助理裁判的情况下,视频助理裁判缘何主动提醒主裁判已经越位?

更何况,VAR是否绝对正确?这在国际足坛已经屡屡出现了反例,而近期中超比赛很多VAR判罚,也有值得商榷的地方。所以,使用VAR辅助则可,绝没必要迷信。

新赛季之前,在关于视频助理裁判技术的使用上,中国足协曾反复强调:仅适用于四类改变比赛走势的明显错漏判和遗漏的严重事件,即进球、判罚点球、直接红牌、纪律处罚对象错误。而且请注意:是“明显错漏判”和“遗漏”这个最为突出的情况。而且,应该是由主裁判主动提出,视频助理裁判不得干扰主裁判的工作。但是,从前两轮的情况来看,VAR技术的使用基本集中在进球上,后面三种情况基本没有使用过,甚至某些方面已经起到了干扰作用。这就背离了启用该技术的本意。

不能借VAR推卸责任

可以这么说,中超联赛迄今为止才进行了两轮16场比赛,没有启用VAR技术的比赛总共才3场,其他13场比赛全部都启用过VAR技术。如此高频率地启用VAR技术,表面上看起来是更加公平,但实际上,让整个足球比赛的流畅性大大减低,足球比赛的魅力也因此大打折扣。这也是为什么许多欧洲国家联赛开始逐步叫停VAR技术,欧足联更是明确表示:下赛季开始将全面停止VAR技术。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作为一名主裁判,应该具备的敢于担当、敢于判罚的基本素质还要不要?尽管现在科技发展很是迅猛,甚至出现了人工智能,进而宣称“人工智能将取代人类”。但是,人之所以是“人”而非“机器”,是在于有思想,有胆有识、勇于承担责任。VAR技术的出现原本应该是起到一种辅助作用,但现在却成为了中超裁判推卸责任的最好的“挡箭牌”。某种程度上,也成为了掩盖中超裁判员能力不足、水平低下的最好的“武器”。

表面看起来,今年中超联赛在关键性的进球与否问题上,因为视频助理裁判的介入,争议减少了。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中超裁判员的水平和业务能力就已经完全上了一个档次。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在本轮山东鲁能队与重庆力帆队的比赛中,力帆队所有球员都已经压过了中线,鲁能队的塔尔德利在接队员传球瞬间,人也还没有过半场。在这种情况下,塔尔德利根本就不存在“越位”一说,而且,即便是塔尔德利越过了中线,也同样没有越位一说。但是,助理裁判居然举旗事宜塔尔德利越位,主裁判也居然鸣哨了。这让塔尔德利非常不满。去年的中超联赛中,进攻一方掷界外球时,助理裁判居然吹“越位”;今年人还没过半场又吹“越位”。这显然是裁判员的能力不行,因而VAR技术虽然能够帮助裁判更好地执法,但无法从根本上提高中超裁判员的业务能力与业务水平。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打开体坛+APP,体验高品质的体育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