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敬】这座奖杯的故事 诠释NBA现实版霍金传奇

03-14 15:10 体坛+原创
赵伟仑体坛+篮球记者

体坛+记者赵伟仑报道

宇宙间一声巨响,一颗巨星陨落。人世间再无霍金,而时间将永留简史。《卫报》、BBC、天空新闻频道等多家外媒均证实,现代伟大的物理学家史蒂芬·霍金去世,享年76岁。

此时,我们不必再去例举霍金过往的那些伟大研究,他所取得的成就足以撼动整个宇宙,而这位传奇背后的生活,更让我们感到伟大的平凡。

21岁本应该是美好的年华,霍金却被确诊为肌肉萎缩性侧索硬化症,全身瘫痪,丧失了表达能力,而在他一生的大多数时间里,都有妻子简·怀尔德的陪伴,虽然两人有过一段11年的离异经历,但最终还是重归于好,共享天伦之乐。要知道年轻时候的简,没有因为霍金的行动不便而嫌弃他,自己几乎承担起所有的家事。

stephen-and-jane-h_3367590k.jpg

像霍金与简这样不离不弃的感人故事,在NBA的男儿世界里,也曾经有过一段相似的经历。

这段故事,还要从联盟的一个奖项说起——年度最佳队友奖。虽然这个奖项的设立只有不到五年的时间,但是它的分量足够重要。2013年以来,能够荣获年度最佳队友奖的人,都是联盟里那些地位高、名声足够好的老球员,比卢普斯、巴蒂尔、邓肯、卡特和诺维茨基无一不是响当当的名字。而在年度最佳队友奖杯的下方,同样写着两个具有历史意义的名字,因此这个奖杯也被叫做“特威曼-斯托克斯杯”。

Stokes_Twyman.jpg

这两名球员就是杰克·特威曼和莫里斯·斯托克斯,在那个种族主义泛滥的时代,特威曼(白人)一直照顾着队友斯托克斯(黑人),直到斯托克斯离开人世间。而故事的开始,是在1958年的夏天。

当时两人都效力于罗切斯特皇家队(萨克拉门托国王的前身),在1957-58赛季的最后一场常规赛中,大前锋斯托克斯在争抢篮板球时,被对手撞倒身体失去平衡,头部重重砸在地板上,立刻就陷入昏迷状态。

twyman_120604.jpg

如果这种情况放在今天,斯托克斯一定会被第一时间送去医院接受治疗,检查是否出现脑震荡迹象或是其他更加严重的症状。但是,因为60年前医疗保障系统的不健全,队友们只能等待躺在地上的斯托克斯逐渐清醒,更令人吃惊的是,随后这位大前锋竟然继续登场比赛。

斯托克斯的受伤并没有引起球队足够的注意,三天后他又继续参加了客场与活塞的比赛,短暂的清醒毁了斯托克斯的一生。在从底特律返回辛辛那提的飞机上,斯托克斯的病情发生了恶化,他悄悄地告诉身旁的特威曼,感觉自己快要死了。

aspect-fEmBR50bML-700xauto.jpg

飞机落地的一刻,斯托克斯迅速被送往医院抢救,但是时间已经晚了,不仅仅是头部严重受伤,斯托克斯的中枢神经更是遭到损伤,只能接受瘫痪的结果,严重的时候斯托克斯全身能动的部位只有眼睛。23岁的斯托克斯眼前是一片漆黑,家境并不富裕的他当时只有9000美元的存款,球队更是直接将斯托克斯从名单中抹掉,剩下的两万美金工资也拒绝发放。面对每年高达10万美元的医疗费用,斯托克斯的人生几乎被宣判死刑。

斯托克斯的境遇,与当时种族主义的疯狂有很大的关系,但是正因为这样,才凸显出特威曼的伟大。比斯托克斯小一岁的特威曼,主动申请承担起斯托克斯法定监护人的重任,平时没有比赛的时候,他就会带着自己的妻子和孩子,一同来看望斯托克斯。为了帮助斯托克斯拥有更好的生活,在他的努力下,斯托克斯终于拿到了俄亥俄州的补偿金。

6a00d8341fd10e53ef017c367dfbcf970b.jpg

但是这点儿资金显然不能维持斯托克斯昂贵的治疗费用,特威曼开始举办全明星慈善赛为好友筹集善款,就连张伯伦也前来助阵,此后他还成立了斯托克斯基金会。付出终于得到了回报,斯托克斯的病情此后有所好转,他的手指能够慢慢活动,甚至可以使用打字机,而他打出的第一句话就是:“亲爱的杰克(特威曼),真的不知该如何感谢你。”

因为有了特威曼的存在,斯托克斯才能在瘫痪后的12年中,感受到生活的快乐,而特威曼这一陪就是一辈子,直到1970年斯托克斯因心脏病去世。

maxresdefault.jpg

如果没有那次意外,当时的年度最佳新秀斯托克斯一定能够有更伟大的成就,这位榜眼秀首个赛季就入选了全明星阵容,就连“红衣主教”奥尔巴赫都称他是“魔术师之前的魔术师”,鲍勃·库西更是将“进攻技巧更多的卡尔·马龙”的称号送给斯托克斯。

从小与斯托克斯在匹兹堡长大、同一年进入NBA的特威曼,比任何人都清楚斯托克斯的实力有多强。所以,当特威曼这位六届全明星球员于1983年入选名人堂后,他的心愿并没有完成,在特威曼的一再努力下,好友斯托克斯终于在2004年同样入选这个篮球殿堂,他的介绍人当然还是特威曼。

u=3287613255,3164389110&fm=173&s=B624D54FED1682CC24ED2DBC0300C018&w=640&h=514&img.jpeg

2012年,特威曼因白血病并发症去世,虽然两人都已经离开了人世间,但是并不是赤手空拳地告别,他们身后的那段故事、以及那座奖杯,将与霍金的发现一样,在未来成为一段传奇而伟大的佳话。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打开体坛+APP,体验高品质的体育阅读